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山悦来风 亚博投注官方网站:叶上秋落

发布时间:2019-09-04 19:12 类别:玄幻灵异

校园近水楼台花季雨季成长
?
备注:
? ? ?祝风来轻易就原谅了钟悦山,随便就把他当兄弟留在身边,被问起伤痕时只说是弟弟闹着玩,小孩子下手不知轻重,说得云淡风轻。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近水楼台 成长 校园
?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悦山,祝风来 ┃ 配角:凌云牧,徐一杰,程适书 ┃ 其它:青春,校园,高三,致郁
?
  ☆、三人行
?
  七月初的清晨并不特别热,清新凉爽,祝风来在队伍里对主席台上的讲话内容似听非听,他习惯了排队时转头在理一班搜寻钟悦山的身影。
  队伍按班随便排的,但钟悦山离祝风来不远,加上个头高,很容易认出,但还没等祝风来开口引起他的注意,台上就讲完了。
  “全体都有,立正,理一班先走”结束口号如往常一样。
  人群开始慢慢骚动,祝风来被推着向前涌去。钟悦山已经消失在视线里了。
  “快让开,快让开——”一声慌慌张张叫声在祝风来耳边炸起,他不知被谁推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罪魁祸首只留下一闪而过的人影及其一句“对不起”已不知去向。
  只看见后面追得气喘吁吁凌风雪在喊着:“凌云牧你个混蛋,到底卖了我多少消息出去?”
  有人从后背拎住了他衣领,祝风来回过神对拎住自己衣领的人说:“谢谢你”。
  是班上徐一杰。
  徐一杰像是晃了神似的没松开他的衣领,勒得他呼吸有点难受,他尴尬地指指自己的衣领,徐一杰才反应过来并送来了手,讪讪的笑着:“我一时紧张就拎住了”
  “风来——”
  是钟悦山的声音。
  祝风来转过头便看见了他,条件反- she -地接下被抛在空中的一支牛奶,说:“你去哪了,刚还想跟你说解散了一起去买早餐呢”
  “这我解散得早嘛,我就知道你要去,喏,给你的面包,还有等下你顺便把这一份送去给尧海”
  钟悦山把早餐塞给祝风来,用下巴示意道:“你朋友?身手不凡嘛”
  徐一杰平时就比较莽撞,这下不知这是夸她还是在贬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祝风来笑着说“我班上赫赫有名的女中豪杰呢,刚听名字的时候还以为是哪个阳光的男生”
  徐一杰听了只觉得耳根发热,丢下一句:“以后走路记得看路”就走了。
  钟悦山边吃着面包边漫不经心地走着,说:“怎么样,高三有信心考来我们班吗?”
  祝风来说:“就这样吧,上不去下不去,挣扎与否都没太大区别。能不能留在理三理四就看运气了。”
  祝风来看着他,歪头问:“你呢?”
  “你这是在质疑你兄弟我的实力吗?”钟悦山笑着说。
  走了几步钟悦山说:“风来,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最近一直很忙也没时间过你们班去,今天我们一起出去吃吧?你叫上林尧海”
  祝风来吸着钟悦山买的牛奶,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红枣味的?”
  钟悦山扫了一眼,摸摸他的头发笑着说:“你以为我是谁,在一起也不是一两天了当然知道”
  人太多,他们被堵在了楼梯口,祝风来看着眼前拿着一本英语单词本的人。
  ——主要是被他的笔记吸引住了。
  最上面写着一行“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祝风来看过很多文学小说,知道那是一句外国诗句。
  拿着书那男生大概和祝风来一样高,可能因为偏瘦总让人觉得小小一个,带着黑框银镜,正边专心致志地看着英文单词边随着人流前进。
  钟悦山拉着祝风来上了二楼,说:“你先回教室,等人少了再上五楼找尧海,我有事先走了”
  “好”祝风来答道。
  钟悦山明明走理一教室旁边的楼梯更方便也没那么堵,偏偏每次都喜欢和祝风来往这人山人海里挤。
  祝风来从后门走进教室,看见徐一杰一只脚踩在凳子上,一只手撑着腰另一只手像弄鸡窝似的在揉着坐在旁边的杨点信的头发,哈哈大笑。
  杨点信瞪着眼睛吼道:“徐一杰你够了,还是不是个女生了,我今天才刚梳了三十分钟的帅气发型。”
  徐一杰并不打算收手,但在看见祝风来进门一瞬就停下了,顺带在踩了一脚的凳子上用力擦了擦后安静坐下。
  杨点信愣住了一秒,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故意拖长了腔调“哦~~”一边不忘对着她弄眉挤眼,一副“兄弟我懂”的表情,被徐一杰狠狠瞪了一眼。
  祝风来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前面杨胜飞在给林知晚解物理题,听见后面的打闹不免回头看两眼才继续思考。
  过了一会,祝风来抬头看看教室前头的钟,估算着大概楼道没那么拥挤了就上楼去找林尧海。
  祝风来随便找了个坐在靠窗的同学问:“同学,能麻烦你帮我找下林尧海吗?”
  听者抬起头,祝风来才发现是早上在楼道背单词的那个人,他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说:“不要找祖国的栋梁为你跑腿,人才配置错误会导致资源浪费,严重削弱国家综合实力”
  然后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起身说道:“等着”
  林尧海走到跟前时祝风来都还是一脸懵,说:“刚刚那个人……”
  “哦,他有病,没得治”林尧海毫不客气,“你来找我什么事?”
  下午下课铃响过,英语老师照例拖了几分钟堂。
  祝风来收拾好桌面后就走出了教室准备去一楼大厅跟钟悦山和林尧海汇合。下到大厅才发现钟悦山已经在等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