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投注官方网站 >

天南弟北+番外 亚博投注官方网站:兵不厌诈(上)

发布时间:2019-09-09 17:37 类别:亚博投注官方网站

年下都市情缘成长
?
文案
?
短腿儿不可怕,可怕的是短腿儿一夜长大。
?
这是一个小短腿儿挨揍专业户和混混交警的故事。
?
这个故事的开始发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
?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成长?
?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北,秦天 ┃ 配角:很多 ┃ 其它:
?
第 1 章
  北方的冬天真是比南方冷太多了!
  这是秦天来到D市之后每天都要在脑子里感慨至少一百遍的台词。不出巡的时候还好,猫办公室里贴着暖气片儿喝着热茶,工作忙点忙点吧,至少还能感受到手脚是自个儿的。像现在,下了一场大雪,交通有点堵,秦天站完了晚高峰,又尽职尽责的站路中央疏导了仨小时,等回到队里换下执勤服时,秦天觉得身上除了一双眼珠子能转,没一个零件属于自己了。
  还好租的房子离单位不远,走路也就不到二十分钟。
  眼下的路况开车简直就是给自己添堵,步行刚好。
  刚哆哆嗦嗦的裹紧羽绒服出了门往街上走着,兜里的手机响了。秦天不想接,手揣兜里还没热乎两分钟呢,就这老北风吹的,手机屏贴耳朵上指不定能冻一块去。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儿上七朵花,啦啦啦······”
  魔- xing -的铃音在寂静的街道上绕梁不绝,有种主人不接打死也不停歇的意思。
  秦天用一个脏字简单的总结了此刻的心理路程,掏出孜孜不倦嚎着的手机一看,显示的姓名是凯子。
  “小天!”电话刚接通,那头就响起了彩民中了五百万大奖似的亢奋大嗓门儿,“你们那儿是不是下雪了?是不是是不是?我刚看D市的新闻了,那洁白的雪花覆盖的,真叫一个美不胜收!”
  在没来北方之前,秦天也曾这般天真的憧憬过美不胜收的大雪天,当然,现在看着,还是挺美的,别让他大雪天一动不动的杵雪堆里当路灯杆子的话。
  “可美了,美得我都快哭了,你想看赶紧来看。”秦天把手机隔开耳朵老远,突然吼了一嗓子,“你大爷的!敢情不是你在雪地里站上一天,就不知道人民公仆的辛酸血泪是吧!老子的手都快冻掉了,还要接你的电话,我是不是有病!”
  “哎!我一听见雪就兴奋的给忘了,你还要在路上执勤呢吧?一站一天?那得多冷啊!”付凯立马忧心忡忡的说,“我看天气预报那边儿得有零下十几度呢,你这匆匆忙忙就过去了,也没啥准备,厚衣服什么的也没带吧,你别给冻坏了。”
  “随便买了件羽绒服套上了。”秦天说。
  “那还成。”付凯叹了口气,“你说你这是何苦,跟老爷子拗着就拗着吧,反正胳膊拗不过大腿儿,你还偏要考个偏远地区的公务员存心气老爷子,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折腾老爷子呢,还是折腾你自个儿······”
  秦天顿了顿脚,捏紧手机埋头顶着老北风快步拐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子,进了巷子,风立马小了许多。“我这儿快冻成人体冰雕了,你有屁快放,少在这儿跟我人生苦短的感慨没完。”
  “就是想打个电话慰问一下,也没什么事。”付凯说,“天冷,你赶紧回吧,我等过两天就去那边儿看你,顺便给你带点东西。”
  “行吧,来的时候打我电话。”挂了电话秦天迅速把手揣进兜里,原地蹦了好几蹦。
  真是太他妈冷了,据说这还不是最冷的时候。
  像他这种夏天吹个空调都能感冒的主儿,也不知明天早上起来还能不能睁开眼看见太阳。
  大概是小巷子本就走的人少,下着雪走的人就更少了,路面上还是雪白平整的一片,被路灯一照还有些晃眼。就这么一晃眼的功夫,秦天感觉到脚下猛地一下踩了个空。
  “- cao -!”秦天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
  地面上不知被谁撬走了两块砖,积了水,天一冷就结了一层薄冰,再被雪这么一盖,完美的暗算杀人于无形啊。
  秦天今天刚好穿的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这一脚下去,黑的白的全带出来了,整个脚面儿都成了一朵- shi -漉漉的花,冰渣子戳进袜子里,激的人直哆嗦。
  突然就有些烦躁。又或许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在努力压抑着体内不断冲撞的烦躁,被这一场夹着雪花的老北风一吹,瞬间涨到了极限,也可能是这一脚磕下去,不小心将咬牙掩饰的情绪给跌了出来。反正,这一刻他不想再勉强自己。
  想发泄,想嘶吼,想大骂,想找个人狠狠干一架。
  而时机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巧。
  正烦无处发泄,就听见巷尾拐角处有嘈杂的声音传来,以秦天多年混迹单打或群殴的丰满经验,瞬间就判断出有人在打架。
  不过应该是单方面压倒- xing -的局面,因为只听见喊打喊骂的,没听见求饶叫停的,甚至连痛呼惨叫都没有。
  若是在以前,秦天肯定会充耳不闻拐个弯儿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打的头破血流去。可现在他好歹也是一名刚上任的公务员,匡扶正义,拔腿相助乃是不容推辞的职责所在,且别说还正逢上他浑身不痛快。
  拐过巷尾,果然如秦天所料。情势不是一般的惨无人道。
  三五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聚成一堆,将墙角一团黑不溜秋的人影围在了中央,看身形也是十五六岁,还是个初学生。其中一个梳着大背头的高中生单手挑着一个松垮垮的书包,跟摸了电门似得抖啊抖的,稀里哗啦书包里的书本和笔抖掉了一地,然后用脚划拉了两下,不甚满意的啧了一声。
  旁边的平头立马上脚踹在了抱头蜷缩在墙角的初中生肩上。孩子噗通一声大头朝下栽进了雪堆里,听声音就知道这一脚很重,孩子却一声不吭,只更用力的抱住了身体,像是要把自己埋进雪里。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