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鉴罪者 亚博投注官方网站:吕吉吉(中)

发布时间:2019-08-15 18:23 类别:推理悬疑

强强年下欢喜冤家悬疑推理
第82章 6.the silence of the lambs-1
  戚山雨回到市局, 推开专案组办公室的门,就听到搭档安平东招呼他的声音, “回来得挺快嘛!”
  戚山雨闷闷地应了一声。
  “茶水间里有吃的, 自己去拿吧!”
  安平东正和另一个同事埋首在资料里面,头也不抬地喊了一嗓子。
  戚山雨闻言,走进茶水间, 果然看到流理台上放了几个塑料袋,里头装着包子、三明治和饭团一类方便人拿在手里吃的即食食品,也是他们平日里忙起来时的标准配置了。
  他打开一个口袋,拿出两只包子。
  食物送来已经有些时间了,包子摸上去已经有些凉了, 戚山雨看着眼前白白胖胖的肉包,略略出了一会儿神。
  然后他用力地摇了摇头, 三两口啃完一只, 拿着另外一只走出茶水间,凑到安平东身边。
  “安哥,有新情况吗?”
  “嗯,技术组有个大发现。”
  安平东回答, “他们检查了黄子祥家里的路由器,发现近期一共有两台机器的连接记录, 一台是黄子祥的手机, 另外一台,看型号推测,应该是一部手提电脑。”
  “可是, 我们当时并没有在黄子祥家里发现手提电脑。”
  戚山雨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
  像手机、电脑一类具有即使通讯功能的东西,在任何刑事案件里面,都是第一时间被收缴与检查的重要物证,所以戚山雨很肯定,他们当时的确没在凶案现场发现死者还有什么手提电脑,“这么说来,他的电脑是被凶手带走了?”
  安平东用力地一阖首,“这个可能- xing -很大,毕竟手提电脑比主机好搬多了。”
  他指的是不久前和戚山雨办过的一个案子。
  当时一个首饰店的店员被杀,凶手是闯入店中偷盗的两名流氓,行凶者发现店里装了监控以后,担心行迹暴露,干脆直接就把连接着监控摄像头的电脑主机机箱给偷走了。
  “也就是说,凶手很可能是和死者用电脑联系的?”
  戚山雨想了想,“现在的交互平台那么多,如果死者的电脑被带走了的话,要找起来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哦,说到这个!”
  安平东招招手,示意戚山雨过来看。
  “技术组在快脚直播上找到黄子祥的直播账号了。”
  他说着,点开面前电脑里的一个网络收藏夹,调出了黄子祥的直播账号。
  戚山雨看了一下,黄子祥的账号用了他本人的自拍照,只是经过严重的美图修容之后,一对眼睛大得不成比例,下巴更是尖得仿若锥子,配上一头浅茶色挑金的半长头发,完全就是一个八十年代城乡结合部的经典杀马特造型,风格实在非常一言难尽。
  他的直播账号关注人数并不多,最近一次直播时间是在4月14日晚上九点三十分左右,也就是黄子祥被害的两天以前,收看的人数只有区区一千左右,以快脚这个平台的普遍数据来说,完全够不上网红的标准,只能算是个糊咖。
  “那天的直播没有录像,看不了回放。”
  安平东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大口里面的浓茶:“只能顺着他的关注表一个一个排查,看看有没有人记得他最近在直播里说过什么了。”
  戚山雨想了想,“搞不好,犯人就在这个列表里面也说不准。”
  “卧槽小戚,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就要去烧高香了!”
  旁边另一个刑警立刻回道:“现在就怕人不在里面呢!”
  如果死者和凶手的联系仅仅止于网络的话,在通讯设备丢失,找不到确切的联系记录的时候,要一个一个平台地抽丝剥茧,仔细排查来自全国各地的千百网民,是一件非常非常艰难的事情,如果进展不顺利,一个案子拖上两三年绝对不是什么稀奇事儿,还有甚至就此拖成了无头公案的。
  戚山雨在安平东旁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下,取过资料,开始一行一行认真阅读技术组刚刚传过来的数据。
  他在脑中仔细地回忆着嬴川做的罪犯心理侧写——一个高大、英俊、充满魅力的同- xing -恋,而且经济情况宽裕,能够随手送出价值十多万的贵重手表,加上现在发现黄子祥家里的电脑丢失,他可以想象,对方八成是通过网络与黄子祥联系,然后再用赠送贵价奢侈品的手段吸引死者,最后以“约会”之类的借口上门行凶……
  ……
  戚山雨如此琢磨着,思绪却不由自主地越飘越远。
  他想到今天在会议室里遇见的嬴川。
  这是戚山雨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市局特聘顾问,也是第一次看到他现场做出的犯罪心理侧写。
  不得不承认,那位嬴教授相貌堂堂,举止稳重,身上带着一种令人很容易为之心折的气质,由他口中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显得那么笃定而自信,非常具有说服力。
  而如此出色的嬴川,和柳弈接吻了……
  戚山雨只要一想到不久前自己隔着玻璃看到的情景,就仿佛有一根针扎在他的心尖上一样,感到一阵一阵尖锐的刺疼。
  法研所病理科的主任办公室门板上有一块条状装饰窗,上面镶嵌着一块毛玻璃。这样的设计,是为了方便外头的人透过玻璃,看出办公室的小客厅里有没有人,而且又不至于影响到里面的人工作。
  戚山雨当时隔着毛玻璃看了一眼,虽然既看不清柳弈和嬴川的模样,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但两人的身体语言却是不会骗人的——他们靠得极近,脸面相贴,完全就是个接吻的姿势。
  他的柳哥,在才刚刚亲过自己不久之后,就又亲了另一个人……
  “喂,小戚,你手里那包子快给你捏成馅饼了,到底还吃不吃啊!”
  戚山雨听到旁边安平东叫他的声音,浑身一个激灵,连忙回神,低头一看,果然看到自己左手里还拿着一只肉包,早就凉透了,还被他在不知不觉中整个捏扁了,融化的汤汁从边上渗出来,正顺着他的手腕往下滴。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