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猎生 亚博投注官方网站:云杳杳(51)

发布时间:2019-06-14 23:28 类别:推理悬疑

  “我相信他。”另一个年轻的男子从人群里走出来,仔仔细细看了柳长卿一轮又看了地上不敢吱声的人一轮,“很明显是这人耍流氓人家才打他,不然人家干嘛要打他?难不成是人家强迫他他不从被人打了?而且,”他怜悯的目光投到柳长卿身上,“他身上的扣子很明显是外力扯掉的,如果他真要耍流氓露体,哪里需要弄掉扣子?”
  “有道理。”
  “又或者是,是这人故意扯掉了贼喊捉贼呢?”
  “不,我觉得不是这样。”
  “对不起。”一道女声轻轻扬起,一把红伞就这般落入众人眼里。她走过去,将自己的薄大衣递给柳长卿,柔柔笑道:“你穿着吧,我带你回家。”
  柳长卿愣住了。家?他连自己都不知道,如果他知道自己是谁,今日哪里需要受这屈辱,他一定将那地上的人打得满地找牙。
  他喃喃出口,疑惑又带这些不敢乱动的兴奋:“家?”
  女子将一大半伞给他,见他不接过衣服,便自己将大衣罩在他身前,将衣领塞在他手里。“嗯,我是钱浅,你可能不记得我了。不过没关系,我带你回家,你慢慢会想起来的。”
  “不,我不知道自己······”
  “我知道,没事,如果你不认得我了,你就当遇到朋友就是了。”
  这人能信么?
  不管能不能,总比缩在这里毫无尊严的要好。
  他跟她走了。
  离开了那漆黑的角落,从此迎着光明,不畏风雨。
  他到现在,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只是他已习惯了“柳长卿”的一切,便就叫做“柳长卿”吧,不过一个代号而已。
  活着的是他自己。
  柳长卿沉在记忆里的神容,令人很心疼,那般隐忍,那般茫然却坚韧。他抬头,笑道:“那一个雨天,可能我是出了什么意外,但是我真的不知道。钱浅在一条小巷子里捡了我,那时我在巷子里徘徊。反正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有人说带我回家,我当然是乐意的。名字也是她取的,她说看我年纪应该在二十上下,便定了二十二岁,然后就到了今天。江组长,勾起了我不愿提起的往事,可开心了?”
  捡?他用了捡。
  江白勉强挤着笑容,道:“抱歉,那钱小姐找到你的地方是哪里?”
  “清平路十八支路。”
  “你为什么会到那里去?”
  “不记得了。”
  “好,既然你记不得了,那我们跳过。”
  “白大!”杨思凡停笔,提醒他。
  江白朝她扬扬手,继续问柳长卿:“你为什么被二老大他们抓了?”
  柳长卿一偏头,原本岌岌可危搭在肩上的一缕长发落到肩后,扯开了一片皮肤。脖子处,清晰可见一个咬痕。那咬痕含着淡淡的红、淡淡的紫,就是不知现下还疼不疼了。
  江白眸光不自觉往别处偏,却硬是让自己看起来波澜不惊。他装得看来还是可以的,起码柳长卿此时在认真思考组织语言。
  “怎么说呢,就是想验证自己的设想,看是不是‘三’。下午大桥通了,方医生来约我去吃饭。其实外面的饭食我还是吃的,”他瞟一缕玩味的目光过去,“但需要看是谁以及选的餐馆干不干净。吃了饭,就与方医生一同从安全出口偷进了商场。果然是‘三’呢。”
  “你看出来了?”
  “跟了你一路,难免的。”
  江白笑:“可你有些资料并不知道,你太聪明了。为何被当做嫌疑人了?”他记得欧阳燊跟他说的是:案子破了。
  “很不凑巧,钱浅当时也带了小珣去了,是在歹徒劫持人质之前进的商场。小珣······被劫持了。钱浅在一旁伤心焦急,我便提出让我去代小珣。”
  “一般来说,歹徒不会选择成年人,特别是男- xing -,不安全。”
  “是呢,可他们答应了。”
  “后来呢?”
  “他们拿出手/枪,”他右手朝自己太阳- xue -指去。修长白皙的指,活脱脱一把油亮森冷的枪。“指着我,提出了要求。”
  “先前没有提要求?”
  “没有,或许,”他微微一顿,“什么也不曾开口。”
  “什么要求?”
  柳长卿撩了撩额角的发,似乎有些不耐烦。“你没看监控?”
  江白摇头:“我回来不久。”
  柳长卿好笑,那是审讯室的门还是开着的,原本很安静,忽而听到他在走廊上大喊问郑懿有没有查到什么,这叫回来不久?“要求就是······给他们十根金条。”
  “十根?”这么少?
  “嫌少?所以说,附加条件就是,让我跟着一起走,否则,砰。”
  江白点点头,他很惊讶,柳长卿可以将被人指着头的恐慌如此平静地说出来。
  “后来,不知是哪个狙击手犯傻了,一枪······”柳长卿笑得有些诡,- yin -- yin -的,“- she -到了衣服模特头上,嗒的一声,这是干净利落。歹徒们急了,拉着我就要动手。可不知为何,就这般僵持了好久也没动手。”
  “你希望他动手么?”
  “你这问得挺可笑的。”他凉凉一笑,有一种轻轻的悲。“后来,有一个歹徒估计是要将气撒在我身上,朝我肚里狠狠一腿,顿时肠绞胃翻,猝不及防就撞在墙上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