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破碎微光中少年们随风起舞 亚博投注官方网站:故人行知(78)

发布时间:2019-08-15 18:12 类别:BL同人

  “嗯。”他顺势应声,转头去看渐渐添了白意的天空,鸟鸣声声,遥远的很,清晨的第一缕斜阳就这么落入屋中,落在书桌上。
  他们都在阳光照- she -不到的角落之中,只是对眸时,因为视觉偏差,总以为对方是活在阳光之下的人。
  李圆知本来有话要说,在看到徐山暮面上的透明感之后又哽在喉头,自嘲的笑了笑:“没什么。我很久没看你去练习室了。”
  “最近不想去。”这是实话。
  李圆知却蹙眉:“嗯,你也不用常去。”
  听到这话语之中的暗暗讽刺意思,徐山暮也没有多想,只是转头垂眸,拿过藏在枕头之下的书静静的翻看起来。
  “你喜欢音乐吗?”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从来都没在你眼里面看到过对舞台的憧憬和喜爱。”李圆知坐起身:“我猜对了吗?你不喜欢音乐吧。”
  “好像,不是只有喜欢和不喜欢吧。”徐山暮捏着自己的耳垂笑道:“你的问题,没有什么意义。”
  “徐山暮,你的存在就是在羞辱我们。”李圆知盯着他,无奈的苦笑开来。
  并未将对话继续下去,徐山暮心里清楚李圆知对他有心结,那些阻碍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掉。谁的心里还没有一座不可翻越的大山?
  清晨的露水缓缓的顺着荷叶的纹路滴落,最近入秋的气息越来越重,处处都凉的很。跳舞时的燥热感都减低了不少。
  李圆知坐在食堂吃着午饭,身边都是刚刚练习完的少年们,各个都饿虎扑狼一般埋头苦吃,食堂的阿姨都笑的合不拢嘴。
  这明明只有十个左右的人吃饭,偏偏吃出二三十人的饭量与仗势。
  李圆知望着正在埋头苦吃的少年们,静默的进入自己的世界,手边是这次期中考试的各项指标勘测,有出勤率,上课的认真程度,还有舞台的表现能力。
  细长的手指在纸面上摩擦着。
  综合第一,李圆知。
  不知道为什么……
  总感觉这个综合第一,很是讽刺。
  他抬头去看身边那些天资过人的少年,不得不承认,这个世上就是有天赋的差距,这种差距多少努力都补不上。
  都说天才是99%的努力加上1%的天赋,可是这‘一’真的很甩人。
  他那么的努力,废了那样多的时间,却还是抵不过那些天赋过人的少年随意的灵光一闪。
  努力不能被否定……
  可是……
  太过令人绝望的差距,产生妥协。
  有时候并不是放弃,只是认清现实,然后妥协罢了。
  只有诗人和圣徒才能坚信,在沥青路面上辛勤浇水会培植出百合花来。】——《月亮和六便士》
  可他不是诗人也不是圣徒,他能看到的只有苍凉的现实,天赋的差距。
  令人绝望的差距。
  他只能苦笑。
  饭后他拿着文件走到小礼堂前,将手里的纸张贴在公告栏上,正要往练习室去。恰巧转头望见宿舍楼前徐山暮戴着耳机,背着数码包,手握相机,头上还戴着若惊鸿的八角帽,一副要出门采风的闲散模样。
  他站在那里,消瘦苍白,了无生气,静如死水。自从李圆知在学校第一次看见他时,他就是那个样子,好像沧海桑田,斗转星移,连万物变了,徐山暮都不会有半点变化,那个天才的心底有一种坚比磐石的冷漠。
  他们相隔数十米,仿佛各在世界的一角。
  李圆知不知道该走还是该和那人打招呼,他纠结的时候。楼道前万里游匆匆追出来,全副武装,一副要吃人的表情:“你还有没有同胞爱啊,你居然要丢下我出去玩?”
  “跟你出去太麻烦了,我就出去一个小时,很快就回来,你昨晚没睡好,回去补个眠吧。非要跟着我干什么啊?”
  万里游带上帽子和口罩,一副要跟去的执着模样:“你就骗我吧,上次你也匡我说是半个小时回来,然后去了一个下午,我才不信你呢,我穿这样没人认得出来。走吧,一起去。”
  “我说少年啊,你难道不用练习吗?你还想不想回去总校?”
  “你成绩比我还差呢,你出勤率直接零蛋好不好?”
  “我入学就和校长说了我不会按时上课的,校长也知道啊。”他抱臂盯着万里游:“你和我不一样好不好?快去练习。”
  万里游- xing -子里有些不讲道理的成分存在,只上前搂住他的脖子,伸手夺过他背上的包:“给我吧。我来背。”
  “你又无视我的话。”
  “对付你,还是无视比较好。大天才,走吧。山暮老师?今天要去哪啊?小的给你扛包。”
  余下他们的话,李圆知就听不清楚了,他满脑子都是徐山暮那句你和我不一样。
  这里没有一个人和他一样。
  是,天才之光,就算没有努力加成,也能远在他们之上。
  是,徐山暮确实是和他们不一样,哪怕丝毫都不付出也能凌驾于众人之巅。
  他从不会期望有人毁了这道光,毕竟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人聪慧至极,又极其有心思,便是许轻舟都不敢随意靠近。想要毁掉他,本就不可能。
  所以……李圆知看着徐山暮站在舞台上的样子常常在想。
  一次,哪怕一次也行,让他看到徐山暮真实的潜力,看到他全力呈现出来的舞台。
  至少输,也该输给一个全力出手的对手!
  心中有怒意和盘根错节的怨妒破土而出,他狰狞了表情,走上前,还没有迈出两步,身后便有人冲过来。阳光之下,有人抓住李圆知的手腕,是熟悉的温度和暖意。
  徐山暮和万里游的目光也顺势看来,自楼上抱着篮球跃下身子的楚云端等人都纷纷注目。
猜你会喜欢....